21.6 C
Sydney
Thursday 13 August 2020
首頁 論壇

論壇

- 廣告 -

北京是時候與美英絕交——請向「愛國僑領」發「CNO」

北京中央是時候採取行動,爭取時間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斷絕邦交,並向身處美國、英國、澳洲等西方國家的「愛國僑領」、「愛國僑民」,發出「CNO」(China National Overseas)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海外護照。

澳洲應學習港區國安法——必須加強反外國勢力滲透

澳洲真的應該向中國大陸學習學習「港區國安法」。

鎮懾顛覆和分裂中國者——看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

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是好是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評價。澳洲政府7月2日發出旅遊警告,指出國安法已經從7月1日開始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可以被廣泛詮釋,即幾近任意解讀,閣下可能會在無意之下違反國安法,面對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澳洲政府提醒澳洲國民:「不要前往香港!」 澳洲政府發出的旅遊警告原文:「This law could be interpreted broadly. You can break the law without intending to. The maximum penalty under this law in Hong Kong is...

港人經濟圈與保育廣東話——主觀願望與客觀事實

保育粵語,是一個極之良好的主觀願望,並非不能做,但如果要保障和發展在澳的香港人經濟圈,中文學校就得多元化發展,既提供廣東話課程,也提供華語普通話課程。

香港正被推向「一國一制」

澳洲香港各界聯盟致函澳洲政府,提出八大關注事項。

從美國黑人命喪警察腳下談起

美國一名黑人被警察拘捕,由於警察用膝頭大力壓著被捕黑人的頸部,導致這黑人窒息致死,從而引發了最近美國多個城市的騷亂。美國政府如何處理這些騷亂,成為這段時間傳媒的一個焦點。但中文輿論對美國騷亂議論紛紛,成為另一度「風景線」,更蔚為奇觀。 未能連任香港特首的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忍耐不住又跳出來指指點點,說「過去幾天美國的暴亂大家看清楚了吧,暴徒和示威者沒有頭盔、沒有防毒面具、……你如果以前相信香港過去一年的暴亂沒有黑手、沒有大台、沒有金主,今天你還相信嗎?」梁振英的這番話,又立即被強國傳媒廣泛報導。 美國黑人是否暴徒 梁振英借「美國的暴徒」指桑罵槐攻擊「香港的暴徒」,北京《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急不及待地說:高度懷疑香港的暴徒已滲透到美國各州,指襲擊警察局、搗毀商店、堵路、破壞公共設施等,都是香港示威中常見。他稱「兇殘的香港暴徒明顯是美國暴力抗爭的幕後策劃者」。胡錫進在推特上說「美國以獨特的方式在紀念天安門意外」,立即被網民追問他:「這條推文發到牆內微博了嗎?」 美國的暴徒,大肆搗毀商店,到處搶掠。對比之下,香港的所謂「暴徒」,反而鮮有去搗毀商店,鮮有到處搶掠,竟然不及美國暴徒!香港的「暴徒」,也太「斯文」、「文質彬彬」了吧?!當然,東方還有一偉大領袖毛澤東可以遠勝美國,毛澤東就是要搞暴力革命!毛澤東號召拿刀拿槍去顛覆國家政權! 梁振英與胡錫進猶如「唱雙簧」,旨在針對「香港暴徒」,其實是攻擊香港市民。但令人感到相當諷刺的是,跟梁振英、胡錫進相反,北京官方發言人卻非常戲劇性地站到「暴徒」一面,支持「暴徒」。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黑人的命也是命,他們的人權也要得到保障。」 境外勢力當場被抓 外交部另一名發言人華春瑩也發推文說「I can’t breathe.」(我不能呼吸),引用美國黑人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壓著頸部致死前的說話。趙立堅和華春瑩看來站到支持「暴徒」的一面了!華春瑩這則推文下面,有網民貼上香港市民被警察壓著頸部的圖文,並稱「Can #HongKongers breathe?」(香港人能呼吸嗎?),引來超過二千人點讚。還有網民留言諷刺華春瑩說「我們不與我們的人民站在一起,我們跪在他們的脖子上。」 趙立堅、華春瑩兩人,與梁振英、胡錫進兩人,在美國騷亂問題上出現不同的取向,但同樣好看!更進一步戲劇性的是,正當胡錫進稱「兇殘的香港暴徒明顯是美國暴力抗爭的幕後策劃者」,語音未落,美國騷亂現場已經被人拍攝到有「暴徒」以中文普通話說:「走,走,快走!」 網上很快已經流傳照片,被美國警察當場抓獲的一批「暴徒」、「現行犯」,竟然是來自某強國的留學生,戴上口罩或頭套假扮美國黑人去鬧事。網上還流傳消息指騷亂現場,出現某強國領事館的武官在「指導」這批「暴徒」如何去鬧事搗亂。傳聞這些假扮黑人鬧事的真正暴徒,也是收錢去做事的。這種情況,其實也跟去年東方小漁村出現的情況相似,有來自漁村「境外勢力」組織一車又一車的「神秘人」,收受金錢,進入漁村鬧事,然後嫁禍漁村村民,把漁村村民說成是「鬧事的暴徒」! 美國警察下跪奇觀 紅色顏色革命、暴力革命,似乎也成了美國當前面對的一潛伏危機。越來越戲劇性的是,正當東方小漁村中的「藍絲」、「小粉紅」,借美國警察跪在黑人脖子上的照片,來證明小漁村的「捕快」、「錦衣衛」跪在漁村村民脖子以及瘋狂暴力鎮壓村民「正當」,但美國警察卻又竟然在示威人群面前,單膝下跪,與示威者一起「向上帝禱告,祈求正義和平」!甚至有警察站到示威人群中,與示威者一同舉起示威標語!面對美國警察這「奇觀」,「藍絲」和「小粉紅」當堂愕然,急急想辦法如何自圓其說「補鍋」(補救)!絕對不能叫漁村「捕快」、「錦衣衛」也向漁村村民單膝下跪祈求正義和平吧?! 想不到,不僅不去維護涉及暴力導致黑人窒息而死的警察,美國當局還來一招,竟然去解僱涉事的四名警察,並且以謀殺罪名起訴主要涉事的警官Derek Chauvin,傳聞其妻子還因此與他分手。另外三名警察,也被政府起訴協助謀殺。 中文互聯網立即沸騰起來,拿美國這件事去跟北京雷洋案件對比,紛紛質疑美國政府如此「無能」,為什麼美國不學習像雷洋案件那樣,給死者扣上「嫖娼」這類罪名去加以醜化?為什麼不去找一個「臨時工」上電視證明死者「嫖娼」? 美國政府無能不振 美國真不懂學習東方小漁村的「現成示範」,不懂維護警察,不懂稱「死因無可疑」去停止調查!漁村「捕快」廣泛使用「死因無可疑」、「自殺」,可謂「無往而不利」! 看美國政府去處理這次黑人命案及騷亂,真的越看越令人感到美國政府「無能」,連是否出動軍隊,也竟然猶豫不決?!早應該在第一時間「把動亂消滅於萌芽狀態」!早應該在這個六月的時間,出動軍隊和坦克,就放任軍隊和警察去鎮壓嘛!不管死活,之後只要堅持說「沒有死一個人」、「鎮壓可以換來三十年社會穩定」!「鎮壓可以換來三十年社會經濟繁榮」! 美國政府真應該向東方學習,立即加碼推出什麼「暴動罪」、「國安法」去對付這些鬧事「暴徒」!至於美國總統是否擔心下屆大選能否獲得連任,就更簡單了,請向東方小漁村學習,馬上增加多幾條新立法,設立「DQ主任」,在美國大選時瘋狂「DQ」對手!宣告對手一一不符合選舉規定! 美國今次的表現,確實「不振」,仿似「日落西山」,遠遠比不上東方越來越走向「強大」!美國應該多派官員到東方學習學習!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

香港請妳做事

希望香港政府,能利用今次中國立國安法時機,重新站起來為香港做一番事業。

香港版國安法面面觀

北京推出「香港版國安法」,再度觸發香港市民不滿。英國、澳洲、加拿大三國外交部長聯署聲明關注,美國總統聲稱會採取進一步行動回應。據說,美國本身涉及國家安全的立法,數不勝數,但不知道有多少反對立法的聲音?而澳洲去年制訂反外國勢力滲透法時,反對聲音主要來自具有特定政治立場、一面倒傾向的中文輿論宣傳。 這些去年反對澳洲立法的特定立場輿論,現在是支持還是反對北京推出「香港版國安法」呢?還是採取「雙重標準」?湊巧的是,美國白宮剛剛宣佈,美國總統會採取行動,對付互聯網上的特定政治立場、一面倒傾向的輿論宣傳控制。原因是這些受到控制的輿論,都屬於「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未知澳洲政府是否會跟隨美國的做法? 是否保障社會大眾? 一個政府去立法保障本身國家的安全,本來無可厚非。澳洲立法反外國勢力滲透,澳洲民間比較少異議,異議聲音大多來自熱愛某一強國的人。北京推出「香港版國安法」,卻可見到香港民間普遍反對,就像當年反二十三條立法那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反對「香港版國安法」呢? 聽過一法律專業人士的說法,意指立法除了法律本身的文字條文之外,制訂法律時要做到,讓社會大眾看到這立法是公平、公正、合理保障社會大眾的權益的。如果社會大眾看不到這立法是公平、公正的,看不到立法保障社會大眾的權益,社會大眾就會提出質疑。這立法很可能出了問題,很可能與社會大眾的權益背道而馳。 正因為這樣,香港原有社會以及西方國家,立法一般都會有一個公開透明的過程,徵詢社會大眾的意見,避免立法出錯,避免與民為敵。然而,某的強國卻未必會有公開透明的立法程序,法律本身只是「為我所用」,這就是「Rule of Law」(法治)與「Rule by Law」(假借法律之名)的根本分別。 少年鬧事是對是錯? 北京推出「香港版國安法」,會議上二千多票贊成,只有一票反對。這一票,立即被坊間形容為唯一的「勇士」。投反對票,本來是正常的議會現象。但為什麼在北京的會議,這一票卻被譽為「唯一的勇士」?投反對票真的這麼難嗎? 談到中國大陸的官場與香港問題,再三想起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先後被列入國共兩黨的「黑名單」,分別坐過國共兩黨的牢獄。習仲勳年輕時是一名反叛學生,把師長視為敵人。 習仲勳1978年擔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筆者當時升讀大學,在廣州見過習仲勳。習仲勳有一段「英雄的歷史」,但如果按照現在的「說法」,習仲勳就是猶如現在香港那樣鬧事的「暴徒」,甚至是比香港的「暴徒」更甚的「超級暴徒」。 習仲勳1926年13歲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搞紅色顏色革命。14歲因組織學生反對封建教育制度,被踢出學校,後轉讀三原師範。1928年策劃學生運動,就像現在香港青少年張貼「連儂牆」一樣,到處張貼「反動標語」和散發「反動傳單」,擾亂社會。習仲勳比現在香港年輕人更為厲害的是,他與同學密謀投放毒藥殺害學校的教務主任魏淵如。同學卻錯誤地把毒藥投進教師的稀飯鍋內,造成轟動一時的「三師投毒案」。習仲勳等九名學生被政府拘捕,關進監獄。 是否存在雙重標準? 如果說現在香港年輕人「鬧事」,但與習仲勳相比,實在望塵莫及!所謂「港獨」,如果跟毛澤東搞的「湘獨」(湖南共和國)和「蘇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如果跟毛澤東比「暴力革命」,真是「蚊與牛比」! 北京推出的「國安法」,據說還可以有「追溯力」,可以無限期追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的行為。這樣,習仲勳當年與毛澤東一起,顛覆國家,推翻中國政府,並且分裂中國,令中國至今分裂成海峽兩岸,這些行為是否可以受到追究?如果不可追究,又是否雙重標準? 習仲勳其實屬於改革派人物,他在六十年代「文革」中遭受批鬥打倒,與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一樣,不經任何法律程序,就被拉下來,打倒在地上再踏上一腳!被拉上街示眾批鬥! 從習仲勳在「文革」中被批鬥的經驗教訓,中國大陸必須建立健全的「法治」(Rule of Law),而不是「假借法律之名」(Rule by Law)的「人治」。北京早前一方面要求美國遵守七十年代簽署的《中美聯合公報》,但另一方面又聲稱八十年代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已經作廢,成為「歷史文件」。這樣「兒戲」,不是讓世人看到,竟然可以如此「玩弄」法律文件?!玩弄雙重標準? 保障人民還是權貴? 所謂「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中國只有一個人可以有這種能力並且真正做得到,就是毛澤東!毛澤東接受外國勢力「共產國際」的協助,搞顏色革命和暴力革命!毛澤東這樣成功的典型,試問還有誰能夠比得上?! 但毛澤東說「中國人民站起來」,這句說話是沒錯的。中華歷史五千年,過往的歷史與制度,就因為都是帝王將相的,老百姓只能夠「聽話」。因此,現在要訂立任何「國家安全法」,都應該是為了保障這個國家的人民百姓,而不能夠再為了保護帝王將相。 無論中國大陸的國安法,還是香港版的國安法,應該保障社會大眾的權益,不受權貴干擾。以近年香港出現的情況,就是應該保證實現香港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任何阻擾實現基本法雙普選的人,就是顛覆國家,應以叛國罪論處!今後還應該推廣教育,教育官員認識本身只是人民公僕,必須服務社會大眾,不能與民為敵。 納粹德國當年鎮壓和屠殺猶太人,並不能夠使納粹德國千秋萬代永遠存在。如果一個國家及其制度,不是為了人民大眾,那麼,這個國家及其制度,又是為了誰?沒有了人民,國家就什麼都不是!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

疫情之下對人類社會發展觀的反思

今年席卷世界的新冠肺炎給全世界按下了暫停鍵,各行各業重新洗牌,旅遊業、餐飲業、航空業、零售業、房地產業、娛樂業、石油業等等都面臨大蕭條,在不少地方,發生了搶購口罩、消毒液和基本糧油食品的現象,人們突然發現,當危機來臨時,美容啊、旅遊啊、奢飾品啊都不重要了,身體健康和肚子最重要,人們回到了最基本生存的層次。這樣的事情不免促使我們反思,我們人類有很多消費本來是可以省卻的,世界本不需要跑那麼快的。

疫情當前更需要澳中攜手共渡時艱

4月22日下午,瓦加瓦加市議會Wagga Wagga召開會議通過決議,恢復與昆明的姐妹友城關係!得知這一喜訊後,幾天前給該市議會的議員們發出呼籲信,希望議會重新考慮,撤銷和昆明斷絕關系動議的三位澳洲華裔公民楊東東、袁祖文、王允先興奮不已,他們說「感謝瓦加瓦加市議員們作出了一個著眼未來的正確決定。」

從另一角度看方方日記海外出版

最近由於方方封城日記英語版和德語版在亞馬遜網站預售熱銷,引起中國國內輿論的強烈爭議。

武漢伢的一篇閑白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來雪梨留學的武漢姑娘,2019年12月9日從雪梨回到武漢。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直到4月8日解禁,她和1100多萬武漢人一起,見證了76天的封城生活。

從總理走訪華裔社區談起

只要有希望,生活就充滿陽光!中國大陸的老百姓,縱使今天被困在斗室之內,始終會有走出牢籠的一天。

從天堂到地獄的1度之差

森林大火及海平面上升僅僅是我們平時談論最多的,溫室效應的兩個後果,然而溫室效應的危害遠非僅止於此,更多更嚴重的危害還有待於我們發現認識。

我們正常營業

維省衛生廳長2月12日在墨爾本唐人街鄭重宣布:維省所有的中餐館和各行各業均“正常營業”,種族主義和仇外情緒在多元文化的維省絕無市場!

愛與病毒近在咫尺遠在天邊

新冠病毒爆發來勢洶洶,一方面可以看到病毒如何為禍人間,一方面卻也可以看到人間在面對疫情時的博愛、大愛。

氣候變化:澳洲面臨機遇與挑戰?

如果澳洲要在零碳世界中實現其巨大機遇,它將需要一個政策框架,包括三個關鍵步驟:監管體系必須重點關注電力供應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政府必須支持輸電系統的改造,以允許高質量、可再生能源向遠離現有輸電網絡的地區大量供電;聯邦可以通過優惠政策吸引對可再生電力的新投資來確保澳洲具有全球競爭力。

遏阻藉新冠病毒歧視華人

如果我們不能在短期內遏制新型冠狀病毒,其對人類的潛在破壞簡直無法想像。然而,如果其經濟競爭對手將中國的災難真的看作是自己難逢的獲益良機,那麼,這是一種將利益置於生命之上的卑鄙零和博弈思維。

愛在瘟疫蔓延時

愛在瘟疫蔓延時,只有懂得愛,懂得去愛護你的「敵人」,才會沒有「敵人」,才會出現真正和諧健康的世界!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

我堅信,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憑借“非典”以來建立的傳染病防控體系和新中國七十年積累的強大科技和物質基礎以及國際社會的支持,中國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有資源,一定能戰勝疫情,為促進全球公共衛生事業和國際合作作出重要貢獻。

澳洲對外國公民實行旅遊限制

目前,為全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澳洲政府對外國公民實行新的旅行限制。

面對武漢疫症面面觀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實在是中國傳統,從面對2002至2003年的「SARS非典型肺炎」,到面對目前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從面對非洲豬瘟,到面對鼠疫;從面對疫症,到面對政治,包括面對香港的「反修例送中」,都是「防民」、「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美其名為「維穩」。

要給香港對症下藥

自6月開始,看香港電視新聞變為筆者每日的生活的一部分。但是看香港新聞就越看越心痛,越看越難過,特別是如立法會的直播,或者是區議會會議的直播,簡直不知所謂。

抗擊新型冠狀肺炎的醫學建議

當前2019-nCoV病毒的傳染和新型冠狀肺炎的爆發不可避免地引起了華人社區的關注,除健康恐慌外,它還嚴重影響了中澳商界、教育界、傳媒界以至政界。從當地社區以及醫務人員的反饋中,澳大利亞全境需要一種迅速有效的方式來溝通這場源自中國的疫情局勢,以降低社會性恐慌,從而更好地幫助社會各界有序穩步地運作。
- 廣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