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20.9 C
Sydney
Saturday 28 November 2020

Classified.acd.com.au

Property.acd.com.au

Digital Newspaper

Home 社區新聞 我的經歷:從吉隆坡到澳洲的14天酒店隔離

我的經歷:從吉隆坡到澳洲的14天酒店隔離

0
我的經歷:從吉隆坡到澳洲的14天酒店隔離
在吉隆坡機場自拍(美圖了啊)。

以健康為由,女兒安排我飛去澳洲團聚方便照料,新冠肺炎期間,辦理出入境簽證手續和買了機票不能確定起飛時間就夠我們頭疼。

今年6月份就買了往悉尼的機票,但由於馬來西亞多次實施行動管制令,加上當時澳洲政府下令每天只允許區區35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入境悉尼機場,每趟航班的人數又不能夠超過30人,所以馬航為了減少成本就取消很多航班,我的行程也多次被更改,一拖再拖到10月底。每次都要把行李和包裹取出來又放回去,整理了無數遍。很多朋友和家人為了歡送我,從6月份開始就請了我吃很多頓飯,我感覺好像「狼來了的故事」,到最後都不好意思告訴大家我的行程了。女兒深怕馬航再次拖延或取消航班,導致簽證和警方相關文件等出現麻煩,所以馬上把我的機票升級到頭等艙。頭等艙的如期飛行機會比較高,但這段期間水漲船高,機票更是一票難求,大女兒毫不猶豫就付了整整一萬三千元馬幣才訂購到頭等艙!馬航也只能載送區區30人,本來坐經濟艙就可以很舒服,何必買頭等艙呢?跟頭等艙只相隔幾個位就像隔著一大疊的鈔票,票價還多了一位數,上萬元啊!到現在還覺得心疼!

10月初的一天傍晚,突然接到澳洲大使館的電話告訴我後天一大早有班機飛去悉尼,讓我決定是否提早啟程。這幾個月的晚上一想到要獨自過機場海關還要強制性的14天酒店隔離,我就失眠。拖下去只有增加不確定感。所以我下定決心,在不足兩天的時間內通知親朋好友,收拾行李文件,單刀赴會!

***************************************************************************

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的出境手續順利。由於疫情關係,頭等艙的貴賓候機室關閉,諾大的機場處處水靜河飛,有些店鋪關閉了,讓我很吃驚,再也沒空為高昂機票心疼了!

經過8個多小時的飛行,睡了又醒,醒了又忐忑不安,然後又昏天暗地睡回去,總算抵達悉尼。

***************************************************************************

悉尼機場一改往日的擁擠,不必排長龍就迅速辦理了入境手續。從過海關到測量體溫,全程都有機場人員、澳洲軍人、澳洲警察和醫務人員在旁指引,踏出機場就立馬被帶上巴士,3個行李早已被澳洲軍人搬運到巴士。上了巴士,門自動關閉再也出不去,然後有人幫忙我接通手機上網,整個行程出乎我意料的不費心神,卻也讓我有一種「潛逃國外多月,如今難逃法網,插翼也難飛」的奇妙感覺。

酒店都是政府防疫部門隨班機分配的,不能選,也不能換。此時巴士要往哪兒去,是去條件不好的旅館呢?還是市內5星級大酒店呢?都有可能。只能看運氣了。我的孩子孫子都住在市中心,擔心我被派往離市中心偏遠及條件不是太好的旅館。我不擔心。反正安全抵達悉尼,到哪個酒店都是要強制14天隔離,既然一切不受我控制,我又何必太操心? !

晚上9點多才抵達酒店,雖然疲憊不堪,我還是逼自己專注,趕快拍照寄給女兒讓他們知道我住哪個酒店。真幸運,我被派往市中心5星級酒店喜來登 (Sheraton),以前我多次來過這裡的餐廳吃自助餐,開車去悉尼歌劇院也只不過10多分鐘。女兒得悉我住的酒店也鬆了一口氣,從她們住所搭乘火車來找我全程也只不過30分鐘。

箭頭所指是我的房間。

到了酒店大堂,政府人員、警察和醫務人員已經恭候多時,幫我量體溫和填寫基本資料。沒人翻譯,我只好用我有限的英文問酒店服務生能不能給我無地毯的房間,因為我有哮喘,酒店人員微笑搖頭。我需要呼吸新鮮空氣,有能打開的窗口嗎?答案是不行。有陽台的房間呢?更休想!除非有醫療報告證明我是正在服藥的精神病人,到時就可能被遷往郊區的小旅館。最後,我聽天由命,讓服務員幫我搬行李,幫我連接手機上網,領我到7樓的房間,然後他馬上就取走了房門卡。那一刻,我正式與眾人隔離。

看到14天所需的毛巾、垃圾袋等必備生活用品和咖啡等飲料,我知道這將是我抵達悉尼後要完成的14個24小時,也是對我這個年過80不諳英文且此刻健康欠佳的老人一個嚴峻考驗的開始。我知道家人朋友都為我此行擔心,而我從一大清早起床去吉隆坡機場一直到抵達悉尼酒店,煎熬了整整15個小時,過三關斬六將,哪再有精力去操心?

房間很大。整個套房都是用天然橡木做設計材料,雙人大床,一套沙發床,一套辦公座椅,三張大小不一的桌子,有浴缸和花灑的大浴室。並有冰箱,咖啡機和電視。感覺很舒適。特大的窗口雖然打不開,卻能望見一片鬱鬱蔥蔥大樹林立的海德公園。翻查網上資料才知這是澳洲最古老的公園,有將近200年曆史。遙望窗外,我還不知道接下來的14天會怎麼過。

桌子很大可以寫日記看書。旁邊的桌子用來擺放食物。

每天的早餐7.30,午餐11:30,和晚餐4.30,酒店服務生會準時送到房間門口,按鈴然後在不到15秒的時間內迅速’消失’,我都會帶著口罩去門外取餐。我得小心翼翼確保拿食物託盤的時候不會把自己反鎖在門外,沒有門卡也無法用電梯,麻煩可大了。雖說每層樓都有一名政府保安人員駐守,但我還不曾見過。

每天的早餐基本上都是漢堡包、法國麵包、餅乾、牛奶麥片、乳酪酸奶、水果、火腿香腸牛油雞蛋之類。午餐和晚餐幾乎天天都不同,種類蠻多,有越南三文治、印度素咖哩飯、西式大羊扒、日本壽司、非洲小米沙拉、煎魚、烤魚、印度咖哩雞、炸春捲、西式烤羊腿、意大利面等。喜來登酒店規定,一旦我們這些強制14天隔離的住客退房了,所有沒用過的毛巾被單枕頭套等等都要洗換,所有吃不完的甚至包裝完好的都要丟棄。平日裡我就不愛浪費食物,對著一大堆吃喝不完的,都盡量放入冰箱,或把它包好放入行李,有些羊扒烤魚簡直就是給日本相撲吃的,份量太大,吃不完也只好扔了,很可惜。到了第5天,我女兒索性打電話請酒店每日只給我牛奶和酸奶作早餐,結果酒店給我的早餐是一大瓶鮮奶和3瓶酸奶!可以打電話點餐,他們會盡量滿足需求,每天只有供應過剩,沒有餓肚子的機會。我在想,這酒店的老闆很有可能在過去是開農場養豬的。

早餐 1。
午餐 1。
晚餐 1。

酒店配餐雖很豐富,畢竟不是每樣都合我胃口,但看得出酒店很有良心,每一天的配餐都花了心思,確保營養均衡,有素有葷,水果甜品零食應有盡有,更何況這14天吃住都是完全免費的,我還要嫌三嫌四嗎?有時孫子和女朋友會買小吃給我。小女兒會帶來她煮的黑豆豉蒜米辣椒、黃薑飯、四川水煮肉片給我。

酒店不常給米飯。女兒帶來的米飯捨不得吃完。

從抵達悉尼開始,我一共有5次體溫檢查和兩次新冠肺炎核酸檢測。核酸檢測不是強制性的,你可以拒絕。每一次的拒絕就要延長酒店隔離10天。吃住要自費。我當然拒絕「拒絕」!入住酒店的每一天都有人打電話詢問我的健康狀況。到了第3天和第10天早上,醫務人員會敲我的房門,然後我要帶著口罩開門,先詢問基本健康狀況,量我體溫,再讓我拆開口罩,背緊貼著房門,他們用棉籤在我鼻腔和喉嚨處提取樣本,整個過程不到3分鐘。本來以為可以趁這次檢測踏出門外呼吸新鮮空氣,原來還是「固步自封」。

只能向窗外招手。
遙望女兒倩影。

相信我是這批酒店隔離人群中唯一超過80歲的。我有哮喘、不諳英文。 14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最重要的還是心態。我明白越是焦急煩躁,血壓越偏高,哮喘加劇,即使被送入醫院,出院後還是要被「逮」回酒店隔離。所以,我為自己規劃每日時間表:三餐時間穩定,早上在酒店步行1200步;中午看電視和手機讀新聞,接聽來自各方的親朋好友的電話,上網,洗衣和消毒房間浴室;每晚做記錄,然後就寢。偶爾,女兒來探望我,也只能從7樓的窗外眺望她在大樹底下纖瘦的身影,不斷揮手,看似很近卻又相隔萬裡,無限感慨。有生以來從沒經歷過這不一般的疫情,沒犯罪也要強制14天封關在別處不能回家,除了醫務和酒店一些工作人員,基本上我是生人勿近,足不出戶,絕不允許隨意拋頭露面,丟人現眼。(苦笑)

酒店叫我練腦力。

幸運的是,兩次檢測都是陰性,一切正常。在第13天早上,他們就給我「隔離證明書」、幾份文件、從我房間走到酒店大廳的路線圖和隔天的流程表,還給我戴上標識手環。沒有這手環,保安不會讓我踏出房門。

第14天早上,我把行李都整理好,吃過早餐和午餐,就耐心等到傍晚4點出關。酒店人員會幫我搬運行李到大堂做最後一次體溫監測和登記,然後會把我送到酒店後門出口,等家人把我接回去。除了我們這些住客,其他外人一概不准進入酒店。還好,人人都有手機聯絡在外等候的人接應。酒店全面解封的那一天,我想我會再來這裡的。

第14天離開酒店的路線圖。

最高興的,除了終於見到久違的家人之外,還證明了自己能面對挑戰,走出焦慮。在此告訴大家,年齡不是大問題,最重要的是心態和情緒上的控制。酒店外面的世界難道就毫無煩惱嗎?不可為14天的「囚禁」生活而發脾氣傷害自己。既來之則安之,只要調和心態,每一天就能平靜度過。(作者:謝芳芳)